【秘密愛情故事】怎麼知道「這個人」是對的人?要怎樣碰到「對的人」?

 #怎麼知道「這個人」是對的人?要怎樣碰到「對的人」?


經常被問到這個問題...老實說,過去二十幾年的不乖老婆,或許因為原生家庭背景的陰影,打從心底就不信任愛情、鄙棄婚姻,憤世嫉俗的腦更是不相信「兩個人可以一輩子相愛相守」的這件事情。

最近聽一些仍在人海中尋尋覓覓、水深火熱的朋友述說他們的奇遇,或是跟其他抱著單身主義,在職場裡闖蕩的昔日戰友們聊起過去—讓我不禁回想到當初的那個故事—或許你也有過的不為人知匿名愛情故事。



曾經她就像大多數的台灣學子一樣,從小在台灣升學體系中打滾,一路過關斬將到大學之後,才開始告訴自己「可以談戀愛了」。在大學唸書時的初戀男友,在不經意的學生餐廳裡提起:他最大的夢想,就是結婚後,一家四口的溫馨小家庭—於是一直以來,懼怕愛情跟婚姻的她,一聽就腳底發涼—果斷地告訴對方自己不打算結婚生子,請他去找適合的人;而對方也不是省油的燈立刻冷靜地回:「我又不是說要跟妳」。

📍 多年以後回頭看,她才知道,當時不單單只是兩個人要的未來不同,而是當年都太年輕的他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談感情。


18歲大學畢業後,有過幾次機會,碰到對她表達情愫愛意的朋友們—但當時還不知道自己要什麼的她,還不確定該如何清楚表達自己的她,在摸索的過程中無意地傷害到一些對她好的人。同時間,甫出社會、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她,不僅是在工作上充滿鬥志和理想,在感情上更是憤世嫉俗長滿了刺—不只刺傷了別人,也讓自己渾身是傷。

📍 錯的時間碰到錯的人,於是害怕戲劇化劇情再度上演的她,便是越發堅信這樣的自己,還是單身一個人比較好。


單身幾年期間,她也從親戚間的諷刺刺激,或朋友家人間有意無意的問候中,慢慢學會如何用不經意的自嘲挖苦躲避關心。她總是告訴自己—這樣一個人的簡單生活,多好。

她也很習慣記錄上一次換瓦斯過了多久、下班後一個人在小套房晚餐配影集,或是用放在公寓門口的男人鞋,掛在陽台的弟弟衣服維持「偽男友狀態」—一來省得鄰居甚至鎖匠,多問兩句又想幫忙配對;二來就是一個習慣性地保護自己。

但不知道為什麼,那個時候和朋友到KTV,她總是習慣點上「葉子」那一首歌—淡淡地唱著
「我一個人吃飯、旅行、到處走走停停,也一個人看書寫信、自己對話談心」


📍 只是沒想到才幾年以後,年紀輕輕才二十幾歲的她,身體健康莫名地受到嚴重考驗、職場上菜鳥背腹受敵的她—感覺此刻生命似乎掉到谷裡。

當時每天裹著石膏的她,在家裡只聽得下流浪記一再重複播放著「我實在不願輕易讓眼淚留下,我以為我並不差,不會害怕…我就這樣自己照顧自己長大,不想因為現實把頭低下,我以為我不差,能學會虛假…怎樣才能夠看穿面具裡的謊話」

而在這個沒有人能救她、最脆弱的時候,竟然碰到了人生中第一個讓她怦然心動的「英雄」對她伸出援手,給予最及時的溫柔關心和照顧。

天知道長久以來以為自己無法愛人的她,竟然在二十出頭歲,才慢熟地碰到一個讓她願意學習「如何去愛」的人,懵懂無知的少女情懷,就這樣偏偏選在「錯的人」開花。一向獨立自主、嘲笑公主情結的她,在這樣的黑暗期,落入「救贖」那套老掉牙的劇情竟然比誰都快。

📍
於是就這麼開始了那一段—不顧一切地飛蛾撲火、犧牲奉獻的黑暗情史。那幾年她不顧任何好友的規勸、刻意關閉每一個五感接受到的警報訊息、刻意忽略那些在她內心天天吶喊的第六感—不甘心卻又無法自拔地,把她原本引以為傲的個性跟尊嚴丟地上讓人踐踏。

像被虐狂一樣地,讓自己完全被另一個人控制,拋棄原有的堅持和價值觀,甚至把自己封閉起來,封鎖認識多年的異性朋友,就為了能博得對方一點點尊重。

📍 在每個忽冷忽熱的情緒、忽遠忽近的距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節日,始終獨自一個人面對的她,開始相信這是傳說中的業障—懲罰她過去在年輕時,對愛她的人不以為意、對別人的情意處理地不夠快速明確。

這個時期朋友們還是會鼓吹她招牌的「葉子」,但唱起「只是心又飄到了哪裡,就連自己看都看不清…我想我不僅僅是失去你」握著麥克風,坐在角落默默流淚的她已經不像當初的淡然灑脫。

📍
於是,傷過別人的她,突然明白,這次重傷的自己也只是剛好而已。

只是,不管別人如何勸告對方是個「情場高手、愛情騙子」,都救不了這個「早已經深入泥淖」的失心瘋女人。於是她開始避免和知情的好友談到有關這件事情,但不管多痛苦,她還是義無反顧地沉下去。

到這個階段,她也只能自己騙自己,戲棚下站久了就是她的。而這樣的反覆感情過了三年,始終得不到回報的期間,無所寄託的她也只能埋首於事業上的追求。

然而再鬼遮眼的撞牆期也會過去,再重的傷也會痊癒。在工作版圖擴展之後,她突然看見—不是每個男人都愛搞曖昧,也不是每個男人都會外遇—世界上還是有不少正常男人會對他們的另一半直接坦誠。

她才發現自己浪費了三年的青春,追求的根本不是愛情而是執念;也才第一次願意看清對方的三心二意、曖昧不定,純粹只是自私地把她當備胎而已。


📍 於是有一天,她突然醒來,告訴自己「夠了!」因為她終於明白,真正的感情其實很簡單、很自然,不需要那麼多的牽扯糾葛劇情。

這時候的她,也慢慢體會到事業上帶給她的成就感,才慢慢想起—曾經感情不是她生命的重心。她不敢相信,過了這麼多年,到頭來還是一場—她怎麼忘了,女人最後不管怎樣還是要靠自己。

於是26歲的她,除了繼續用工作痲痹自己之外,總算願意聽姐妹們的鼓勵走出陰霾,才慢慢開始找回原有的舊朋友。也在一年多後在朋友們的慫恿之下,很自然地試著和「讓她覺得很有安全感」的老朋友交往。

但此時燙傷還沒好的她,在物極必反的狀況下記取先前慘痛的教訓,這次再三提醒自己要緊抓著底線不放—深怕再有任何委屈退讓,又要失去好不容易撈回的自己。

📍
因此牢牢鉗著工作幾年找到的一片天地,並且在累積了一點經濟能力後,努力振翅想繼續追求自己的夢想,往更遠更高的地方飛。

這次,讓她感覺到「委屈無奈」的是對方,但27歲的她已經深刻明白感情得平等平衡才能走得長久健康,沒有任何一方該因為另一個人承擔。不願對方變成那個在曖昧裡痛苦了三年的自己,她選擇快刀斬亂麻,告訴自己讓對方長痛不如短痛。

📍 就這樣,28歲,在黃金少女時代的尾端,傷害過人也狠狠受過重傷的她,越來越相信自己這一輩子,還是適合無牽無掛地一個人就好—不會再傷到誰也不會被誰傷害。

然而就在她完全撒手,全心投入學業和事業,專心經營「一個人的未來」的時候,淘氣的老天爺毫無預警地,在她再次把感情雷達全部關閉的狀態下,讓她碰到了連想都沒想過的對象—一個首次以平等姿態,完完全全擁抱她最真實的個性、最深沉的情緒、並且在各方面都能輕鬆和她達到平衡的另一半。

📍 而所有她過往二十幾年看得到、看不到的自卑陰影,都像被太陽照射過般的溫暖;所有連她父母都不理解,以及被她大腦選擇性遺忘的深刻傷疤,也第一次得到慰藉。於是所有無解的問題都得到了解答。



想到這個故事,不乖老婆也再次提醒新婚的自己,和身邊的姐妹們這個不變的真理

#無論如何永遠要記得愛自己
#因為幸福只有自己能給自己



或許對每個人來說,「對的人」定義可能差很多,但我始終堅信一
唯有自己先成為「對的人」(最成熟、真實的你),
才有可能在「對的時候」吸引到那個適合你的「對的人」。
那麼這樣,認真、用力過著每一天的你,
即便到最後始終都一個人,那何嘗不也是一種幸福?



不管是工作還是感情...
我一直都選擇相信:花若芬芳,蝴蝶自來;
人若精彩,天自有安排這道理。


 

 

 

 

Please reload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按下追蹤更多即時更新

“No need to hurry. No need to sparkle.
No need to be anybody but oneself.”
    —Virginia Woolf
(A Room of One's Own)

B型獅子座,虎年生。
人生如一頭傲岸不馴的獅子。

資優生、長輩眼中的孽女、
甚至小資女工作狂她都當過一遍。

當慣了自己的女王,她的字典裡
沒有至死不渝、鞠躬盡瘁的愛情連續劇。
直到從世界另一端跋涉而來的王子
教她什麼是愛。

 

Buttgereit。
流著德法古老血液傳承的尊貴騎士。
在他堅毅的眼神裡,愛力兒與世俗
使勁拽著拔河的叛逆都化成了清風
——乖,或不乖,都只是社會的規訓。

愛力兒(Aerial CCL Buttgereit)
現居德國,柏林。

FEATURED POS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