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教育】光復中學的納粹遊行事件能只怪"孩子"嗎?

(圖為柏林納粹猶太紀念碑/來源goldenage.hk)

#只是一味地譴責或漠不關心有幫助嗎?
#不論學生與否,每個人都應該為自己的言行負責,年輕絕對不是藉口。
#到幾歲了才不算孩子才能開始為自己的人生負責?


幾天下來,朋友間轉發了很多關於光復中學的新聞,第一時間我都沒有加以評論。

老實說,在不知道真實的情況下,我沒有辦法遽下評論 (並不是我活在平行時空,完全不關注發生在家鄉的新聞噢)。畢竟影片都可以剪接了,更何況在是經過媒體一轉再轉,無法看出當時遊行的背景論述及呈現方式的照片。

第二則是,看完許多的討論批評和撻伐留言串,使用的字眼多是「小孩」、「屁孩」…我其實心裡比較大的疑惑是:17歲還算是孩子嗎??

而且同時間我注意到的是,朋友轉發給我看的,另一名站在柏林猶太紀念碑上拍藝術照的網紅。對我來說,那倒是非常直接的不恰當和觀感不佳,畢竟你就站在人家的傷口上。但奇怪的是,卻不像光復中學的遊行的事件受到社會群體撻伐,網紅得到的反而是眾多支持者的讚揚留言。為什麼?

而這兩天在光復中學學生的信裡,有三件事讓我印象深刻,一是學生強調「我們只是高中生,我們只知道在學校讀完高中三年」、「我幹嘛要了解希特勒這個不行那個不行…我們只愛自己的國家」再來就是學生控訴官員無任何聆聽、溝通就直接單方面作懲處動作。


當然,不論學生與否,每個人都應該為自己的言行負責,年輕絕對不是藉口。
再說我認為,17歲也早就不是「孩子」了。


但回過頭想想,單方面地一味譴責撻伐光復師生們、或是漠不關心覺得「有那麼嚴重嗎?」,或甚至在未做溝通檢討之下就直接粗暴地懲罰(這也不是第一次官僚這麼做了),對台灣社會進步或是對教育環境改善真的有幫助嗎?



我們是否該想想,是怎樣的教育體制和社會環境讓台灣學生只知道讀書?不懂(或是不在乎)世界甚至自己的國家社會發生了什麼事?

 

仔細看你會發現,我們的教育制度跟環境無處不是文憑掛帥。在台灣的歷史課真的能讓學生清楚認識並思考,歷史事件的脈絡嗎?還是只是濃縮填鴨式帶過知識片段,應付只有單一標準答案的選擇題考試?

老實說,在念大學以前,我對於其他國家(甚至台灣)的歷史事件也都只是停留在一條一條背誦的標準答案:第二次世界大戰發生在哪一年?同盟國有哪些? 很幸運地是,雖然我念的大學是在台灣,但系上的教育導向是以強調訓練獨立思考,而不是只追求標準答案,連考試也都是問答申辯題為主,而非單一的是非選擇題。因為填鴨式教育制度很容易演變成不重視獨立思考和同理心,只追求標準答案的狀況。
 

這也讓我想到有關台灣教育環境的另一個故事。

前兩年還沒出國留學之前,當時我還在臺北101工作,那時社會上還有另一件吵著沸沸揚揚的太陽花學運。當時有一個和我非常要好的同事,非常熱血積極地參與學運的過程,雖然經常受到許多—在我們那個平均工作資歷十幾年以上的工作團隊—質疑挑戰的聲音。

我非常佩服她的毅力,畢竟當時在團隊裡個個都是累到歪腰,下班了只想關機回家睡覺。我印象最深刻地是,那時資深同事們普遍反對的聲音是 「那些小朋友不就是懶惰不想上課?」「學生是不是太天真,日子過太爽了是不是?」「那些小孩就是被政治操作下的玩偶啦!」。

先撇開當時那些批評的人腳下踩著的土地,也是當年學生發起學運得來的不說,太陽花學運當時發起的,多是受過高等教育的大學生,我心裡的問號是—都大學生了為什麼還算小孩?為什麼普遍社會期待對於那些—都已經18歲以上的成年人—看到的不是獨立思考的個體,不去仔細聆聽、溝通這群「人」所爭取的訴求?而是單方面地譴責「學生就應該好好在學校唸書」

而且後來看過學運計劃後,我也打從心底欽佩這些學生,怎麼可以這麼有組織性地和大學教授們配合,並共同計劃運作整個學運。我只後悔自己當時沒有積極參與。

那時候我已經離大學畢業六年,工作上碰到的多是非常資深的管理階級主管或資深技術人才。然而當時我和同事經常碰到的疑惑是:為什麼都已經出社會N年的成年人了,不要說工作轉換跑道,就連要不要去面試一個新的工作機會也要先問過爸媽?這麼大了,難道自己不能為自己的人生做決定嗎?


將孩子看作獨立思考的個體這件事,在台灣普遍社會期待和教育似乎並不流行。經常聽到台灣爸媽分享的都是「誰誰誰家的小孩多乖多聽話,多孝順」、很少聽到父母讚揚「我家寶貝xx很有自己的想法、很獨立」。
 

在台灣,我一直覺得很奇妙地是,社會期待經常將擁有「學生」身份的人視為「孩子」,並且要求所謂的「孩子」全心全意專注在讀書這件事。普遍家長耳提面命「孩子」在大學之前不要談戀愛,或是「嬰阿郎有無嘴,專心讀書就好,在畢業以前都不要操心社會上的事或是參與政治活動」

但詭譎地是,這些前不久才被以「孩子」對待的人,突然一畢業或一就業之後,又瞬間被期待履行所謂「成人」的義務。

在大多數人大學才開始接觸感情,或甚至沒機會接觸,四年一畢業就又立刻會被家長問「怎麼還沒男女朋友?」、「什麼時候才要結婚?」,長期被培養成「政治社會絕緣體」的「孩子」又要如何在一夕之間擁有投票權後,對社會政治現象有知有感?會不會太為難了?

 

以前小時候,不管是社會政治甚至發生在生活週邊的事,不乖老婆都很有意見,但經常被堵住的一句話就是「嬰阿郎有耳無嘴,是懂什麼」「妳現在是幾歲啊?才高中生/大學生懂什麼?」不管過了多少年,這些話我始終忘不掉,你就知道這對孩子的影響有多大。

因此,我也一直提醒自己,長大以後,或許可以不再天真,但要永遠記得保持純真,不要隨隨便便讓自己變老,輕易地跟生活妥協,或是變成會叫小孩閉嘴的「大人」。

 

在新聞上不管有什麼國際重大議題,就連發生在台灣本島的社會事件,台灣父母也是會告訴「孩子」好好讀你的書就好,除非是「這個考試可能會考喔!」這樣下來的惡性循環,也漸漸導致台灣新聞現在也只會連續放送聳動的畫面和標題,因為這樣才能稍微吸引對世界、對社會冷感的普遍大眾口味。

如果我們一直把頭埋在沙子裡,不去在乎周遭世界發生了什麼事,如果我們繼續以 「我們只愛台灣」 跟 「學生只要乖乖讀書」的口號和心態繼續下去面對生活,要怎麼期待台灣社會更進步?要怎麼期待世界看到真正美好的台灣?別說在希望在世界舞台上有立足之地了,面對艱難國際處境時,又有誰會願意站在我們這邊?

#到底怎樣才是真正的愛台灣?
#如果每個人都麻木冷感,教育環境跟制度永遠也不會改

 

 

Please reload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按下追蹤更多即時更新

“No need to hurry. No need to sparkle.
No need to be anybody but oneself.”
    —Virginia Woolf
(A Room of One's Own)

B型獅子座,虎年生。
人生如一頭傲岸不馴的獅子。

資優生、長輩眼中的孽女、
甚至小資女工作狂她都當過一遍。

當慣了自己的女王,她的字典裡
沒有至死不渝、鞠躬盡瘁的愛情連續劇。
直到從世界另一端跋涉而來的王子
教她什麼是愛。

 

Buttgereit。
流著德法古老血液傳承的尊貴騎士。
在他堅毅的眼神裡,愛力兒與世俗
使勁拽著拔河的叛逆都化成了清風
——乖,或不乖,都只是社會的規訓。

愛力兒(Aerial CCL Buttgereit)
現居德國,柏林。

FEATURED POS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