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邂逅】我們不一樣的台德異國戀_繞了半個地球從台灣開始的緣分

從以前,最常被問到的就是,你們怎麼認識的?

#不像多數異國戀分享的網路千里一線牽的曲折故事
#我跟德國老公的相識相處背景,就單純平凡許多
#我們是同學,在台灣認識的同班同學。

..............................................
2013年冬天,一個在臺北捷運通車的晚上,突然在人潮中看到牆上貼著
政大國際MBA的招生說明會文宣。想起2013年初的時候,在筆記本上列下一條條年度最重要目標之一—除了工作業績目標達標、跟賺錢買房子之外—就是精進職場所需技能跟充電。算一算工作也快六年,心想明年就要27了,之後想再唸書會不會腦子不好使…於是回家一邊吃夜市米粉湯,一邊上網查申請條件。發現工作經歷跟資格居然符合,當下就立馬決定先去說明會看看再說(握拳)只是是萬萬沒想到,命運的軌跡就此轉向。

 

在說明會的時候,我一樣打開multi-tasking的功能,邊聽畢業學長姐及教授所長介紹,一邊徑自翻閱簡介聽。直到突然某個學姊分享到在巴黎的遊學經歷,她提到一段話,我才抬起頭聽了一下。學姊的簡報上寫著海明威的名言「如果你夠幸運,在年輕時待過巴黎,那麼巴黎將永遠跟著你,因為巴黎是一席流動的饗宴」。突然想起在大學讀到這本書時,還特別咀嚼了一下moveable feast這兩個字有什麼含義。正覺得有興趣時,學姊提到,雖然遊學沒有學歷,但申請條件和課業要求相對比較低,而且三個月光是玩或是可以出國體驗也就夠了。當時我心想,為了玩三個月放棄事業。好像不太划算,那不如自己去玩,還是算了。

 

正要關上簡介的時候,學姊說出了我從來沒聽過的「雙學位學程」這個神秘的東西,還有關鍵來了,她說:而且「雙學位學程」就可以只繳台灣的學費,到國外的名校留學,最快一年可以畢業,畢業後還可以拿到名校學歷。。
 

 蝦蜜!?我眼睛突然亮了起來,立馬在說明會結束後的餐會,向政大商學院所長詢問細節。所長說,只要有工作經驗是在商領域5年以上,並且符合托福或Gmat資格就可以申請這個IMBA學程。所長還笑咪咪地說「想去巴黎嗎?很好啊!我們的雙學位學程真的很棒,妳一定可以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一邊工作一邊匆匆忙忙地準備了申請備審資料,參加口試面試,然後就錄取了政大國際MBA!當時一心想著,之後如果有機會認識什麼資深主管級的同學,對工作能有更多幫助就好了。

 


2014年9月,那個距離我大學畢業以後,出社會工作已經過了六年的秋天,在台灣倒完全還像是個炙熱的夏天,一想到要重新踏進校園我就莫名地緊張興奮。九月初,第一堂課叫管理訓練,上課前每個人還領到一大本幾十頁的資料要讀,然後聽說當場要考試。到了現場,才知道根本很簡單的考試啊!(摔筆)是說幸好我也沒空準備啊哈哈哈(害我在搭車的路上白緊張一番,拼命抱佛腳猛翻書)

美其名是訓練課,其實有點像新生訓練營的感覺,為期兩天一夜的活動,主要是讓來自不同國家的六十幾個同學熟悉團體環境,並在課程實際操作的活動中,帶入領導管理要領。

 第一天大部分的活動設計都是用團體討論,或個人答辯的方式進行。帥哥後來跟我說,他印象很深刻,有一個台灣的女生好會(愛?)講話,所以他特別一直注意我,因為大部分台灣同學都比較害羞,都是其他國家的同學搶著發言,或是主導報告。(我本人就莫名地不想輸這樣,畢竟每個人代表了自己的國家,然後我也是天生不服輸這樣)

第一天的課到了下午,快昏昏欲睡的休息時間,大家各自聊開並且非常假仙地(成熟世故啦)開始介紹自己的工作跟教育背景(順便互相打量的意思)。在短短15分鐘,已經好幾個同學來問我有沒有修xx課,是否願意同組報告(果然剛才聊天的一切都是在打量啊!MBA好可怕)。

 一轉身,手上拿著台灣蜂蜜啤酒的一個國外同學來問我,晚上要不要跟大家一起去喝一杯聊天?當時還是非常習慣台灣教育模式的我,腦袋裡充滿疑問地問他:「你可以喝酒嗎?我們待會還要繼續上課耶!」他笑嘻嘻地說「所以咧?」然後就說,「待會下課大家要在外面喝一杯,記得來喔!每個人都會去喔!」然後就走了。我心想,外國人還放真開耶XD

由於第一天大家統一住在學校安排的holiday inn—也是我們兩天下來的上課地點—所以下課以後所有人一起坐電梯,其他同學熱切地跟我說待會見!我從1樓到4樓電梯短短地距離,還急著確認是不是真的大家都會去(我果然是怕尷尬人類型。。而且有點累啊啊)

總之,我去了。一出去才發現,也就是一堆穿便服的外國人,聚集在飯店聊天喝酒麻!也沒多慎重可怕!(只是為什麼大家都知道要帶便服應付這種場合?我真的好傻好天真咧,只帶了所服跟睡衣。。通知信上面明明就說上課啊😂 )

聊了一輪之後,突然覺得有點無聊也覺得social夠了,才剛要轉身偷溜—就好死不死被叫住—「嘿!妳該不會是已經要走了吧?」一轉過頭,又是那個嬉皮笑臉還似乎略帶挑釁地說「妳不能喝酒嗎?」

我生平最不能被嗆聲的個性,立刻又發作不假思索地回答「當然可以」。沒想到這一留下就是開天闢地從世界經濟、政治、宮崎駿、足球、運動潛水、工作企劃專案、都一次給他大聊特聊了兩個小時—講到人群都散了,我們還在聊Virtual Reality的可行性跟陰濕路哪一個角色比較該死—什麼都聊了,就是沒聊感情!所以第一時間也完全沒發現原來這個人別!有!居!心!

回到房間我的室友已經睡到不醒人事,我心想,天啊!幸好我現在這個年紀來唸這個MBA還能social,還真累@@ 隔天一早還要早餐buffet交流會。第二天一早一樣穿著所上發的粉紅色polo衫,遠遠就看到飯店自助餐廳,一群高談闊論的外國人。邊吞下炒米粉我邊觀察,覺得外國人早餐就開始social,怎麼都不會消化不良😂

 帥哥說他記得在第二天有一個叫「在黑暗中找到你的夥伴」的團體活動,全班六十幾個人分成小組後,由老師和助教們蒙眼帶開,原地自轉繞N圈後,每個人必須在大教室裡找回你的夥伴,而他在黑暗中被撞到還被A到黑青。沒想到我們在事發的兩年後,前幾天在柏林家整理電腦時,意外找到當初活動的影片,竟然發現當初那個撞他還肘擊的人是我!?哈哈,帥哥說,這叫做宿命。我心想,哈!還真是不打不相識,看來那就是你的命啊!

後來在第二天所有課程結束後,大家在離開教室互相道別時,那個昨晚聊了一整夜的德國人,突然又不知道從哪蹦出來地叫住我,問我中文名字是什麼。中文名字?我心想「中文名字跟你講,你也不知道啊!」,雖然他很有耐心地請我逐字跟他說是什麼意思。

帥哥後來告訴我,說他對我是一見鍾情。我總是追問他那到底是什麼感覺,因為我實在沒有過一見鍾情這種經驗。他說,那就是一個強烈的感覺,跟我聊天的時候他就已經決定要跟我在一起一輩子了(你說這個人誇不誇張)。


誰知道…

---未完待續---

我們不一樣的台德異國戀②集
▶️ 【德國隊長】是誰說德國人很老實的?

 

Please reload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按下追蹤更多即時更新

“No need to hurry. No need to sparkle.
No need to be anybody but oneself.”
    —Virginia Woolf
(A Room of One's Own)

B型獅子座,虎年生。
人生如一頭傲岸不馴的獅子。

資優生、長輩眼中的孽女、
甚至小資女工作狂她都當過一遍。

當慣了自己的女王,她的字典裡
沒有至死不渝、鞠躬盡瘁的愛情連續劇。
直到從世界另一端跋涉而來的王子
教她什麼是愛。

 

Buttgereit。
流著德法古老血液傳承的尊貴騎士。
在他堅毅的眼神裡,愛力兒與世俗
使勁拽著拔河的叛逆都化成了清風
——乖,或不乖,都只是社會的規訓。

愛力兒(Aerial CCL Buttgereit)
現居德國,柏林。

FEATURED POS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