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親密接觸】我們不一樣的台德異國戀3_德國阿兵哥沒在開玩笑的

↟當年政大國際MBA辦活動愛用的場地/source: M Taipei


原本「我們的故事」是為了交給婚錄的作業。沒想到這兩週開始寫以來,受到大家鼓勵關切(還有催稿😂.) 這麼100%私人的小情小愛,我們本來以為不會被注意的😅...實在是覺得非常害羞, 我本人一直想「按坎」起來,偷偷寫就好不要發稿...。

#不斷地憶當年也是保持甜蜜的方法之一啊
話說在寫這系列的每一篇之前...為了更完整地保存當時最真實的狀況,以及喚起我某些老化的記憶...我跟帥哥都會在睡前重新聊一下當時的狀況...
#既然開始寫了,就想好好記錄下「想當初」最真實純粹的回憶
當時的狀況因為我也實在沒多想,所以在交往前都沒什麼照片(殘念)~
 

我們不一樣的台德異國戀①集▶️  【第一次邂逅】繞了半個地球從台灣開始的緣分
我們不一樣的台德異國戀②集▶️【德國隊長】是誰說德國人很老實的?

.............................
📍 2014年10月中, 開學一個多月以後,第三次討論會計報告在臺北信義區的GB,由於前一晚的事故臨時從學校改約到啤酒屋,我們沒有事先訂位,平日的GB竟然也人滿為患…於是我們只好先坐吧台聊了起來…愛記仇的隊長還趁這個機會,開玩笑地說,他剛才又確認了一次FB,我還沒封鎖他,不然又要等一個多月重新跟我申請加入好友…= =



總之,可能前兩次討論後,已經差不多了解彼此對報告要求的標準跟節奏在哪..第三次討論起來我們就進行地快很多,不到一小時報告就結束,就開始配啤酒閒聊…

因為我剛從隔壁101辦公大樓下班,隊長就順勢問了一下我工作的內容。當時我工作上主要配合對口,從資深專業人才到資深主管,幾乎都是高科技產業裡的工程師背景…所以當我提到工程師的時候,隊長也眼睛發亮!問我覺得對工程師的想法…

那時候每天跟工程師溝通到快往生的不乖老婆,實在是受不了工程師太「勾意」固執的個性…所以我就說,我覺得工程師性格太一板一眼—當同事跟同學可能很可靠,但是當情人我可能會崩潰受不了。這時候,隊長突然就啟動戰鬥模式,開始替工程師批哩扒拉說起好話…我才知道,原來他大學其中一個學位是拿航太電機工程…好的,看來我是說錯話了。
 

 

那一晚,我印象中大部分隊長都是在問我的事,聊了快一小時,準備回家要結賬的時候,我想了一下…畢竟是他特地跑過來我公司這邊跟我討論報告的,總覺得有點不好意思…所以我就跟隊長說:「既然麻煩你討論兩次,還特地過來我公司,那這頓我請你好了,不用擔心!」 他一臉意外地問我 「妳確定嗎?」(不乖老婆從小就有莫名的—不喜歡讓男生付錢—的堅持) 所以我當然阿莎力點頭說:「我來!」

 

看這年輕小伙子一臉很開心的樣子,我心裡想 (窮學生我懂啦~我也是過來人!) 此時隊長還立馬打鐵趁熱說,他來台灣兩個月了,還沒有機會吃到什麼當地小吃,不知道這裡有什麼好吃的?之前就住在信義路上,熟門熟路的我就跟隊長說:「這附近就有夜市了!叫臨江夜市,可惜已經快十點有點晚,我要回家睡覺了。有機會你可以去找一下!」見縫插針隊長立刻說:「那就下週討論完妳帶我去吧!」我心想:「這德國人還真內行!找同學直接當導遊~很會麻!」



📍 過了幾天以後,週五剛好是所上和政大商學院其他所共同舉辦的迎新party,地點就在信義路上。隊長就說既然晚上大家要一起去party了,我能不能先帶他們去我上次提到的夜市吃晚餐?他還補了一句「因為待會可能沒有吃的東西噢!」嗜吃如命的我,當然覺得「沒吃東西怎麼可以啊啊啊!」況且我八點下班到party十點開始還有點時間…於是從市政府站接到隊長以後,我們就邊走邊聊天一路到臨江夜市。

 

而這次我也忘了問他「其他人呢?」…好像不知不覺就默默地有點習慣「只有他一個人會赴約」這件事。臨江夜市雖然不大,但因為以前工作就近的關係…曾經我也住過那附近,所以對我來說,再回去那條夜市去逛每一個小攤子…感覺有種熟悉卻又陌生的味道—尤其這次還跟著一個問東問西的外國人。

以前我以為外國人很多東西都不吃,到台灣夜市可能會什麼都不敢吃!…沒想到德國隊長什麼都吃、什麼都想嘗試!連我這個土生土長的「台妹」都舉手投降…那也是老娘這輩子吃外食這麼多年,第一次吞下xx這個東西…害我差點吐出來!從小就不愛吃雞心、雞肝、雞屁股、內臟類「有的沒有」的東西…沒想到長這麼大,竟然是因為一個「阿豆啊」 破了例!?

我只能說他心!機!太!重!當時老娘也只是好心..介紹他試試我到臨江必吃的「紅花鹹水雞」…隊長看餓死鬼我本人已經瞬間快速點完了,他驚訝地問我那是「一人份」還是「兩人份?」—捧著那一大包我的寶貝鹹水雞,保護心很強的我說:「當然一人份啊!這是我的!你自己看你想吃什麼,我幫你點。」(不好意思…我本人吃貨來著)
 

 

往那一車鹹水雞攤裡看了一下,隊長指了指裡面兩個「很可怕」的東西,說我要這個跟這個…愣了一下,我說:「哈囉,這個是雞冠跟雞屁股喔…我不知道好不好吃噢!因為我從來沒吃過…你確定你敢吃嗎?」又是給我那個挑釁的歪嘴笑,隊長說:「為什麼不? 難道妳不敢吃嗎!?」然後咬了一口以後,就把那一小包冷的「燙手山芋」丟給我…

看他一副很得意的樣子,為了「國家民族尊嚴」還有小女子我本人的面子,我也就抖抖地咬下一小口他遞給我的「多角型物體」…@@#$%^&*()
 

可能是太震驚了,所以我已經不記得吃完xx後,走到party路上跟之後都在聊什麼…

(寫這篇回憶錄之前,為了復甦我喪失的記憶,我還得重新仔細地拷問帥哥當時的情形…然後他跟我說到這段,自己也皺眉!! 他說當時他之所以故意點奇怪的東西,只是想看我的反應…因為他覺得如果這樣刺激我,我才有可能卸下心房,跟他一起share food吃東西,借此拉近距離 ...天兒啊!!這男人心機不是普通重啊!嘖嘖嘖)



📍 總之,重點來到party,我印象中活動一開始,又是個大家拿著酒杯高談闊論social的場合...只是沒多久Salsa音樂一下,拉丁美洲的同學們就開始一群人圍著熱舞,整個場子的氣氛才慢慢活絡起來…

原本我也是跟著一起跳的…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我酒量很好的人,才喝兩小杯眼皮就開始越來越重…本來只是自己坐在旁邊沙發區休息邊看同學跳舞…沒想到不知道哪個瞬間…我竟然就睡!著!了!


感覺不知道靠著沙發睡了幾世紀以後,突然被踩到腳痛醒!一醒來旁邊就有人立刻送了杯水給我…謹守不亂喝陌生人給的飲料的原則,我先轉頭看了一下遞水的—原來不是服務生,是德國隊長。我再猛一轉頭! 瞬間突然驚覺…原來我剛才睡到流一大灘口水在上面的—也不是沙發,是我同學!!

Oh My God…恨不得鑽到地底下去,立刻坐挺腰桿…眼光卻還是忍不住瞄到隔壁那位,襯衫肩膀上的那一大灘證據…我的天啊!真是丟臉丟到家了!呆坐了一分鐘以後,眼看那一灘是沒有要乾的意思…我還在想「這到底是什麼材質的襯衫啊!? 到底是會不會乾…」隔壁那位一樣坐得非常挺拔的德國阿兵哥,突然開了口:「妳還好嗎?感覺好一點了嗎?」


ㄜ恩…尷尬到了極點,但裝死也不是辦法..清了清喉嚨我說:「我剛才好像不小心睡著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氣,德國阿兵哥說:「恩..我遠遠地看到調酒師給妳的那杯,一看到顏色我就覺得不對勁有點擔心..那是濃度70%的Absinthe—妳沒睡著的話我才意外。」

「70%!? 70%!? 那我睡多久了!? 」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立馬追問…德國阿兵哥說「還好,兩個多小時而已~」蝦蜜!?兩個多小時!?你是說我兩個多小時就一直坐在這裡睡覺嗎!?

隊長似乎覺得很有趣地笑了笑說:「對啊!還有打呼…」

………………「你現在是告訴我…你就在我旁邊看著我打呼嗎?然後也不叫我起來,就讓我這樣打呼!?」(我的天啊!是在跟我開玩笑吧!?) 而且還任由我流了這麼一大灘口水…這…這像話嗎?


可能感覺到我不太高興,阿兵哥有點緊張地說:「因為妳睡得很舒服的樣子啊,我覺得很好啊,就讓妳好好休息。」


………………。


覺得非常丟臉,但我就還是很有禮貌跟德國阿兵哥地說:「謝謝你照顧我」就快速逃離現場回家了。


📍 隔天週六一大早九點,雖然還在宿醉頭痛,邊工作邊上課沒有太多時間唸書的我,還是乖乖到學校上統計助教開的復習課,及討論統計作業。由於帥哥不用修統計課,他當然人就不在復習課現場…於是其他同學們就趁機跑來跟我報告昨晚party,我夢周公被偷走的那兩小時發生了什麼事。


大家七嘴八舌地說:妳都不知道!昨天妳啪的一聲就突然睡著了…帥哥多照顧妳啊!他就從頭到尾坐在妳旁邊一動也不動,兩個多小時一步都沒有離開耶!好感人!而且妳還打呼!要是別的男生可能早就跑了吧…。


(我在心裏ooxx: 好了~~我已經知道我喝到什麼怪酒以後就一路昏睡打呼了!不要再提醒我打呼這件事了~~~) 連墨西哥男同學也覺得有趣,竊笑說「沒看過人家在party可以睡得這麼熟的…也沒看過人家在party裏坐得跟衛兵一樣直挺挺坐了兩小時啊」(笑)


好吧!看來我是錯怪他了…本來還以為我被他陷害…以為臭小子故意要整我...好吧,那就當作沒發生過這件事,繼續當朋友。


📍 過幾天又是到了會計討論的週二晚上。十月底已經快到Halloween季節,百貨公司的店也已經佈置好萬聖節的裝飾。這次隊長特地挑了—一樣在我公司附近的金色三麥,說是想跟上次的GB比較口味…我心想:「前幾天我才這麼丟臉,短期內根本不想碰酒了啊!你這個窮學生根本就是想騙酒喝麻!我這次可沒有要請你噢!」


(後來我們交往以後,聊更深入之後才知道…原來德國隊長家裏,除了做官以外,還有做釀啤酒的生意..太吃驚…當下我還很白目地反問帥哥說:「所以你不是窮學生為了喝啤酒,才硬要來信義區找我討論的嗎?」

帥哥覺得我很搞笑,一把我抓過來揉頭說…別人都覺得他很有錢,就我以為他窮…。

第一次在啤酒屋討論的時候,我還自顧自地說要請他,叫他不要擔心...讓他印象又更深刻。他說思鄉跟討論報告當然都只是理由啊..他何必為了喝一杯酒跑到101,怎麼可能是為了啤酒…當然是為了接近我啊!)


📍 第四次討論報告報告,隊長這次囉唆的時間又變更少…講解地飛快,不到一小時就討論結束了。在德國隊長慢慢喝他的大杯蜂蜜啤酒的時候...

#坐在我旁邊啤酒旋轉椅的他突然轉過來問我…

…未完待續…

我們不一樣的台德異國戀④集▶ 【傳說中的告白】
德國牌🏆逆滲透追求於無形攻勢⚡️大突破

 

Please reload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按下追蹤更多即時更新

“No need to hurry. No need to sparkle.
No need to be anybody but oneself.”
    —Virginia Woolf
(A Room of One's Own)

B型獅子座,虎年生。
人生如一頭傲岸不馴的獅子。

資優生、長輩眼中的孽女、
甚至小資女工作狂她都當過一遍。

當慣了自己的女王,她的字典裡
沒有至死不渝、鞠躬盡瘁的愛情連續劇。
直到從世界另一端跋涉而來的王子
教她什麼是愛。

 

Buttgereit。
流著德法古老血液傳承的尊貴騎士。
在他堅毅的眼神裡,愛力兒與世俗
使勁拽著拔河的叛逆都化成了清風
——乖,或不乖,都只是社會的規訓。

愛力兒(Aerial CCL Buttgereit)
現居德國,柏林。

FEATURED POSTS 熱門文章